歡迎來到環聯網  郵箱
智能模糊搜索

智能模糊搜索

僅搜索標題

啟示錄 | 10億補償的背后是怎樣的一場賭局?20年跌宕起伏的發展歷程對環保行業帶來了哪些啟示?

分類:固廢觀察    發布時間:2022年5月30日 19:23    作者:固廢觀察公眾號    文章來源:固廢觀察公眾號


作者|山少爺

山西人,現居南京

不得不說,近兩年從大、小環境來看都是多事之秋。在諸多不利因素的共振之下,環保行業也出現了裂痕。
最近,業內備受關注的一條裂痕就是,文劍平等四位碧水源股東因未能如期完成業績承諾補償約定需補償碧水源公司約10.04億元一事。
目前4位股東只支付了2.98億補償款,尚有約7.06億元未支付。文劍平等4人在回函中表示,因自有資金不足,按時全額補償存在較大壓力,資金籌措需要時間,剩余不足部分將不晚于2023年5月8日向公司進行補償支付。對"緩沖一年"的想法,碧水源官方尚未明確予以認可。
盡管這幾年環保行業一直處在暴雷高發期,人們已經習慣了在硝煙中前行;但碧水源的這事兒的動靜還是引發了圍觀和熱議。畢竟四人一下子掏出10個「小目標」的現金,不是一件輕松的事兒。
對此,也有不少青友希望青山產業評論進行深度解讀,同時展開來講講碧水源這家公司。針對環保企業的研究一直是青山產業評論重點關注的方向,碧水源又是環保領域不可不談的企業,所以寫了這篇長文。
那么,10億補償的背后究竟是怎樣的一場賭局?碧水源20年跌宕起伏的發展歷程又給行業帶來了哪些啟示?
本文就此展開,以客觀事實和數據成文,無意褒貶,重在價值,謬誤疏漏之處還請指正。

01

賭局的本質和代價

所有命運贈送的禮物

早已在暗中標好了價格


一些文章中把碧水源此次事件定義為“文劍平等股東與中交對賭失敗”,這是慣常的、籠統的說法。
個人認為定義為失利更準確些,這個事件是不能單拿出看的,要放在整個碧水源的發展歷程乃至環保行業的背景下全面剖析。
準確地說,這場賭局是文劍平等自身與自身的賭局,因為就三年的業績承諾而言,對賭的風險只存在于文劍平等股東一方,且對賭的結果看起來在一定程度上由文劍平等自身掌控。
賭局的結果只有兩種,承諾達成,則各自相安無事,承諾未達成,由文劍平等四人補足差額。從目前的結果來看,桌面上的敗局已經顯而易見,而更讓當事人揪心的是,賭局還沒有結束,還有最后一局(2022年)的考驗,且從當前的大小環境看,最后這一局的態勢更加不容樂觀。
我想這種發展態勢是出乎文劍平等四位股東的意料的,出現補償的情況是可能的,但補這么多是出乎意料的。
因為,主導這場賭局發展過程的是一組可控因素和不可控因素,可控因素是:碧水源接入央企平臺后,原來的緊迫局勢有了很大的扭轉,這使得碧水源在財務狀況和經營狀況上從失速重新走向了可控,這種轉變在第一局對賭的成功中已經得到了印證。
不可控因素是:疫情等因素引起的市場波動,這使得公司才從重癥監護室推出來,在需要靜養的當口,正好撞上了非常不利的突發狀況。
這組因素構成了這場賭局中極富戲劇性的一面,前者幾乎可以保證穩操勝券,而后者可能帶來致命的打擊;前者的概率更大,后者的概率較??;前者讓決策者做出了選擇,后者改變了局勢。
我想這是這次事件中最應該復盤的的地方,事物的發展或者是公司的經營,都是在可控因素和不可控因素中進行的,所以人們常常說一句話,“盡人事,聽天命”,人事就是可控因素,天命就是不可控因素。
關于本次事件,文劍平等股東就沒有考慮疫情等外部環境因素嗎,以行業頂級玩家的算力不可能考慮不到,那為什么還要冒著風險來賭呢?
這就要回到事情的前面一個環節了,即遭遇2018年政府去杠桿之后的碧水源陷入了“不得不賭”的債務危機中。
彼時,文劍平進行了頻繁的股權質押,至2019年4月底已累計質押大約59,528萬股公司股份,占其所持有公司股份的82.97%,資金需求迫在眉睫。
中交的紓難對這個時候的碧水源簡直是巨大的轉機,而在這樣的處境下,文劍平等做出業績承諾也就合乎情理了。畢竟,在2018年的債務風波中至今還有玩家“求賭不能”。
有一句話可以很好地詮釋文劍平等此次的補償——“所有命運贈送的禮物,早已在暗中標好了價格”。
從失控到巨額補償,碧水源公司以及文劍平等核心股東在近幾年的表現可謂是節節失利,這與當年環保第一股的赫赫威名和資本市場的深切期許已經截然不同。
據胡潤百富榜顯示,2021年文劍平以69億元身價位列《2021年胡潤百富榜》第1089名,財富與2020年的75億身價相比,縮水了11億元。
碧水源公司方面,2017年到2021年公司營收分別為137.7億、115.2億、122.6億、96.18億、95.49億;凈利潤分別為25.09億、12.45億、13.81億、11.43億、5.84億。

碧水源從籍籍無名到標桿龍頭,再到歸編央企,這中間究竟經歷了怎樣的時過境遷?環保行業又該如何借鑒其中的得與失?很值得從頭到尾做一次深度的復盤。


02

碧水源崛起的三要素

個人資源+機遇把握+資本助力


當下碧水源被提及,已經是作為“混改典型案例”出現了,而在混改之前、在債務危機之前、在失速于PPP之前,碧水源被提及時,則是“京城大膜王”、“創業板第一股”、“水處理技術專家”云云。
碧水源創立于2001年,以自研自產的膜技術起家,后來很快成為了國內水處理技術領域的膜派龍頭。
到2010年,創立僅十年的碧水源成功登陸創業板,并在上市首日成為滬深兩市的第一高價股,創始人文劍平由此躋身富豪行列,一度成為創業板首富。
從最初的百十來萬起家,用十年時間就成為一個細分領域的絕對龍頭,碧水源的崛起可以說是異軍突起,其崛起的速度之快、造就的聲勢之巨,業內至今只此一例,文劍平也由此成為了環保行業的傳奇人物。
毋庸置疑,碧水源是環保行業的優秀企業、標桿企業,是值得研究和學習的尖子生。不過,我們學習尖子生,不能只盯著他的分數望洋興嘆,而是更應該關注他取得高分的學習方法。
碧水源這名尖子生能在短期內拔得創業板頭籌,關鍵在于3個方面:

1、文劍平早年的資源積累

在各種傳奇故事里面,以一個碗開局打下江山的情況是有的,但大多數情況下是有基礎資源的,只不過很多時候為了強化故事的傳奇性,抹掉了事物真實發展的邏輯性。
碧水源也不例外,其快速崛起的首要因素在于創始人文劍平早年的原始積累。
在60后環保企業家里面,文劍平并不是最早出道的,但屬于最早登上了創業巔峰的一個。
創立碧水源的時候,62年出生的文劍平已經接近不惑之年了。在此之前,文劍平的主要經歷有三段,中南林業學院求學、國家科委任職、澳大利亞留學,主要發生在上世紀80、90年代,前后歷時20多年。
要知道這段履歷放在當時,即使不創業也是可以快速變現致富的。而真實的情況是,這段履歷為后來的一飛沖天打下了基礎、做足了準備。
在國家科委任職期間,文劍平認識到,中國落后的原因是產業化能力跟不上和缺乏世界性眼光,這一認知促使已經官至科技部社會發展司副司長的他在1998年決定出國留學,學習國外領先的環保技術和理念。從這一人生道路上的抉擇看得出來,文劍平的志向不在于按部就班地在仕途上攀爬,而是有更大的目標。
在留學期間,2000年悉尼奧運會采用MBR技術處理污水讓文劍平找到了那個“更大目標”下的抓手。
2001年,在獲得澳大利亞新南威爾士大學市政工程水資源管理博士學位以后,文劍平回到中國,雖然在回國前,已經有一些政府部門發出邀請,并提前安排好了職位,但他還是選擇了創業。
據公開資料顯示,在文劍平留學期間,有北京市的領導去澳大利亞考察,就曾動員他利用水處理技術進行創業。
可以看得出來,創業之前的這段履歷,讓文劍平在人脈、視野、認知水平和專業能力上完成了超常的蛻變,而這些都將為后來碧水源的發展發揮關鍵作用。
比如,文劍平后來表示,碧水源早期的很多項目是他通過給書記市長寫信爭取來的,對于這些項目,文劍平會做大量的研究,力證碧水源的技術方案的可行性。如果沒有創業前在國家部門以及學術機構的背景,這樣的方法怕是難以奏效的。
再比如2003年,創業僅兩年的碧水源即獲得了由科技部和中關村高科技園區提供的118萬元資金。此外,碧水源的核心團隊也與早期的人脈積累有關。
當然,最重要的是這段履歷中的國際視野和超前認知讓碧水源抓住了MBR技術在國內推廣的紅利。后來的發展證明,這是助力碧水源走向巔峰的關鍵因素之一。

2、機遇的準確把握

除了主觀條件的優越,碧水源的成功還得益于抓住了MBR技術在國內廣泛應用的機遇。
當時國內MBR技術的發展方興未艾,是這條賽道絕佳的切入時機。
膜在環保行業是一個特點極為鮮明的工藝,因為它具有很強的兩面性,一面是極好的效果,出水穩定、排放標準高;另一面是價格很高,讓大型項目望而卻步。如此鮮明的長板和短板,行業里對膜工藝一直心存懷疑。
有人認為膜技術太過于局限,無法大規模應用,所以不具備太強的商業價值;而另一部分人看到了這局限性中帶來的機遇。
什么叫機遇?能解決難題就是機遇,解決的難題越大越難,機遇就越大。把好工藝做穩定性大幅提升,成本大幅縮減,能夠大幅度拓展其應用場景,就是一個千億級的商業機遇。這個機遇,碧水源牢牢抓住了。
恰如其分的進場和過硬的綜合能力,讓碧水源快速成為了這個細分領域的開拓者和領頭人。
先發優勢給碧水源帶來了諸多好處,碧水源由此成為了我國關于膜生物反應器技術標準核心參與單位,并且最實現了膜技術在國內大型市政項目中的應用,更成為了2008北京奧運指定水處理技術提供單位。
之后,碧水源以膜產品為跳板,很快就在水務領域站穩了腳跟,在國內膜法水處理市場中,碧水源的份額占到70%以上,膜技術上的獨特優勢讓碧水源有了在水處理領域征討四方的大殺器。
碧水源之所以能成為膜派龍頭,除了以敏銳嗅覺把握住了先發優勢,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是,與跨國巨頭在國內市場的角逐中,發揮了主要作用。
在碧水源開拓國內膜技術市場的過程中,跨國巨頭同樣嗅到了這一商機。
2006年3月,已在污水處理領域的GE出資7.6億美元收購了膜技術領先的加拿大澤能,西門子則在2005年收購了水務巨頭美國美凈,2007年6月,陶氏化學收購浙江歐美環境工程有限公司。
在和國際巨頭們狹路相逢的競爭中,碧水源的殺招可謂是穩準狠:一是加強成本優勢,在效果差不多的前提下,碧水源的產品價格可以做到比對手低很多;二是提高響應速度,碧水源可以更快速地提供全服務,而跨國公司因為很多設備都在國外生產,服務反應也就比較慢。
碧水源通過這兩大殺招把產品的競爭力大幅度提升,最終實現了對國際MBR巨頭美國GE的逆襲。
在與國際巨頭的較量中,碧水源奠定了在國內膜界的地位,也推動了MBR技術在國內的廣泛應用以及膜產品的國產化、規?;?。
一家企業能在一個領域的發展中由此貢獻,可謂是居功至偉。
而以上這些拓荒級的成就成為了后來助力碧水源登上環企市值巔峰的有力題材。這些成就產生的效應之強,不但輕松推動了碧水源的上市,甚至產生了“用力過猛”的副作用。

3、資本的充分運用

碧水源能成為尖子生的另一個重要心法就是發現機遇并快速抓住占據優勢地位,因為機遇這種東西只看到、抓不到是沒用的,而碧水源能夠實現“快速捕捉”的關鍵就在于對資本的充分運用。
在碧水源成為膜派龍頭的過程中就借助了資本的力量,據文劍平后來在訪談中講到,"碧水源當年研發成功第一代膜技術后,公司想通過自己的本身的利潤來實現產品質量飛躍,但根據測算這可能需要兩三年的時間。后來在資本的幫助下組建了國際頂級水平的新團隊,很快實現了第二代更新,使膜絲的處理效率、穩定性比肩于三菱、GE等國際知名品牌的產品。"
而在碧水源后期的發展中,對資本的運用就更加深度了,在2017年的媒體采訪中,據碧水源常務副總裁兼董事會秘書何愿平介紹,“碧水源自上市以來,通過首發上市、定增及股權激勵等途徑在資本市場合計融資近百億”。
文劍平曾對媒體表示,"資本其實就是翅膀,要看清楚資本對實業的促進作用,要充分的利用翅膀效應。不管是技術投資還是市場拓展都需要資金,如果不利用資本的幫助公司會發展的很慢,會很容易被其他企業超越“。

資本市場不僅給碧水源帶來了資金,也給公司帶來了開拓更大市場的模式。從借助資本到掌握資本后,碧水源得以采用和各地政府參股成立水務聯營、合營企業的模式進入當地市場、發展當地水務市場,其中的典型案例就是云南水務。


03

上市后的碧水源面臨兩難

細分領域見頂+高估值包袱


碧水源20年的發展歷程,表面上看是以PPP暴雷為節點的,而實質上是以上市為節點的。上市后,碧水源很快面臨兩方面的難題。

一方面是:

因為上市前后,公司的增長動力、增長模式、股東訴求、發展方向、行業狀況、政策環境均發生了明顯的變化。
其中最緊要的一點是背負了巨大的外部期望后,碧水源的動作沒有那么輕盈了。前面講到,各項具有傳奇性的成就不但把碧水源推到了市值的巔峰,甚至還產生了“用力過猛”的副作用,這個副作用就是資本市場的期望值同時也被拉到了極點,一直是駕馭資本的碧水源由此背上了被資本市場賦予的包袱。
拿了資本市場的錢,就背負了更多別人的期望。原來缺錢花是難題,融資后錢怎么花成了難題。

另一方面是:

經過多年的發展,膜技術領域本身面臨見頂,而上市前后,碧水源在這一領域已經有相當的占有率。
環保行業細分領域眾多,每個細分領域的市場容量規模有限。即便你選擇的領域市場容量足以誕生巨頭,但行業里競爭激烈,大多數技術很難實現壟斷性的效果。
再加上設備公司在環保行業的商業生態中處在供應商的位置,很多時候有沒有訂單取決于和大的工程公司的合作,換句話說就是受制于人。
膜技術是碧水源的護城河,但護城河是防守用的,要想做大光有護城河還不夠,還需要有大規模的殺器用來進攻和開疆拓土。
即便擁有了絕對的技術話語權,在行業過得比其他設備公司要體面些,但碧水源仍然面臨一個同行都會遇到的大難題,如何實現在規模上實現質的飛躍。
顯而易見,這兩方面的問題由都指向了一個方向,即拉長戰線、擴大戰場,當時的處境下這幾乎唯一的選擇。
對此,文劍平曾在一次采訪中用"醫院"作比喻,給出了回答。他認為以往的碧水源如同一家治水環境疾病的??漆t院,而現在正在向大環境產業里的綜合性'三甲醫院'轉化,這家醫院能夠綜合參與綜合生態環境的治理,包括固廢、危廢以及照明節能、生態工程建設等。
也就是說,碧水源要從做膜技術的專家走向綜合環境服務商,從專精走向全面,從做強走向做大,從輕資產為主走向重資產,如此才能匹配繼續增長的期望。
至于如何形成綜合性"三甲醫院"的能力,文劍平表示:"可能需要借助資本在某個細分領域的Top5里面有所動作。"
基于此,碧水源開始投資、并購,拉長了戰線,其中有久安集團和良業環境等公司,這一動作讓碧水源補齊了工程方面的能力。
當然,這些仍然是常規模式的增長,碧水源需要登上一列更快的車。巧合的是,這列快車在碧水源上市4年后即呼嘯駛來。
對于環保產業的PPP,文劍平是持擁抱態度和美好憧憬的,在采訪的過程中他曾表示, "好的PPP婚姻應該是'高富帥'和'白富美'的結合,地方政府是'高富帥','白富美'則是經營公開透明(白)、資金實力雄厚(富)、技術過硬(美)的企業,而碧水源就是這種'白富美'的代表。"
但事實證明盤子越大,操盤的難度就越大,在PPP的驚濤駭浪里,碧水源沒能再次輕松駕馭,反而陷入了其中。
總之是,從一家高科技公司變成了一家工程公司后,碧水源不酷了,也不輕盈了。

04

碧水源市值大幅縮水的背后

設備、工程二選一的魔咒


隨著工程業務的增加,碧水源的毛利在急速下降,更要命的是資金壓力也與日俱增,大量的墊資和借貸讓碧水源的身軀越來越沉重。
公司和人的身體是一樣,當你覺得行動越來越沉重的時候,一定是一些指標發生了不協調的變化。
在重資產的方向上大步邁進的過程中,碧水源的業績實現了增長、利潤也實現了增長,但市值卻在大幅度縮水,從巔峰的600億跌沒了一大半。
背后的原因是什么?——碧水源賺錢的效率下降了,從數據看來,碧水源已經不那么賺錢了。
在數據的更深一層是,碧水源的商業模式和企業內核已經發生了轉變,從高毛利、輕資產的科技公司轉變成了一家在環保行業舉目皆是的低利潤、高負債的重資產公司。
原來的600億市值映射的是一家科技龍頭公司,而如今的百十來億映射的是一家工程公司、運營公司。
這種轉變資本市場感知到了,而文劍平則更加感知到了資本市場的感知。因此,碧水源和文劍平后來在一些場景下都在勉力地強調公司的科技屬性,以期挽回外界基于科技內涵給予的高估值。
在歷年的年報中,碧水源對自身核心競爭力的表述中,一直處在第一位的就是它的技術創新優勢。公司更是對外宣言,立志成為一家有靈魂的創新型環保領軍企業。文劍平在接受媒體采訪時也曾多次提到:"技術創新是碧水源的靈魂"。
在頭部環保企業里面,碧水源的確是有特殊技術的一家,但在業績構成中看,“科技靈魂”所占的比重幾乎是錦上添花的存在了。
文劍平曾在多種場合呼吁和推動提標改造和資源化,這其中多少都有為自家生意吆喝的成分,很難說是完全出于公心。而這種呼吁很大程度已經脫離了行業的客觀發展規律,求之心切也說明其勢已成強弩之末。
從碧水源上市后的一連串動作能夠看得出來,上市后碧水源一直在面臨設備和工程的兩難抉擇。
一直以來,設備公司做工程就會走向消亡的魔咒一直存在,所以設備和工程經常是擺在大家面前2選1的問題。
之所以會出現這樣的選擇困境,是因為從設備或者說一家高科技公司到一家工程公司,這其中會導致公司兩個負面的問題:一是資金使用效率的降低;二是回款風險的增加。
只要沾手工程,這二者幾乎是同時出現的風險,碧水源在這一風險上的把控不力是后來出現危機的直接原因。
設備和工程并非不能共存,其實一路走來,碧水源一直都在用膜講故事,都在用膜撬動一切,這是碧水源專屬的杠桿,只是有點用過頭了,以至于把“核心科技”都湮沒了。

05

資本是把雙刃劍

碧水源最終還是被割到了


碧水源能夠實現快速增長,除了專業素養過硬,還在于善于借助資本的作用。
但同時無數商業案例證明,資本是把雙刃劍,用好了黃金萬兩,用不好深淵萬丈,一些時候不被割殘,也難免被剌到口子。
對于資本的雙面性,文劍平是有深度清晰的認知的,他曾在公開講到,“資本本身是一把雙刃劍","資本利好用了可以幫助實業做強做大,但利用不好也會阻礙自身的發展","做實業的人千萬不要變成資本的奴隸"……
一篇報道中寫道:在寄希望借力資本翅膀騰飛的同時,文劍平也不忘強調正確把握資本對公司成長速度和方向的影響,"最根本、最核心的問題就是在'強'字上面下功夫,而這個'強',對于碧水源來說,就是要以創新為靈魂,站在國家戰略高度上,不斷研發出業界前沿的技術。"
但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在前期的發展中,碧水源對資本的運用是非常成功的,但最終還是栽在了PPP上面。
2018年的PPP風波成為了一眾環保頂級玩家的滑鐵盧,大家犯了同一個錯誤,即杠桿使用過度。
后來文劍平自己總結說,"遭遇債務危機也有企業自己的因素。一是對金融市場的理解不夠,對股市"雙刃劍"的屬性理解不夠,股票質押安全"防火墻"不夠高;二是發展步子邁得太快。"
在面對媒體采訪中,文劍平坦言,"說得好聽一點就是發展愿望太強烈,大家都要50%、70%的增長,動不動就要做一千億、一萬億。應該慢慢來,一步一步走得扎實一點,別把負債搞那么高。"

多少年以后回憶起環保行業2018年這段歷史,一定會有不少企業家的感慨唏噓。


06

混改的大浪潮下

碧水源歸編央企


在經歷了模式的改弦更張、市值的大起大落、PPP的翻江倒海之后,碧水源傷到了元氣也識得了時務,投身央企平臺幾乎是唯一的出路。
一方面公司的債務危機亟待解決,另一方面市場的格局已經較從前有了巨大的改變,在國央企入主環保產業的大勢之下,混改幾乎成為民企不法繞開的時代之路。
文劍平在采訪中講到,“作為民企,不能內生定力,外聯共生,就會是一葉孤舟,在茫茫大海,前面旁邊都是航空母艦","在融資方面,民企的成本太大了,太難了”。
"面對這種天然的弱勢,民營企業要想長遠發展,需要找到外聯共生的出路。碧水源選擇與國企合作,即是基于這樣的考慮。力圖改善發展環境,尋求發展條件",文劍平坦言。
最終,在對川投投石問路之后,碧水源登上了中交這艘航母。
混改的好處自不用說,除了對債務問題解圍紓難,中國城鄉在"平臺、資金、全產業鏈"上的優勢與碧水源在"技術、設備、運營"方面的優勢,可以形成強強聯合與優勢互補。
有了央企平臺的保駕護航,前景似乎也一馬平川了。
由混改形成的優勢,在政治站位、技術實力、市場前景、人才資源等各維度都升級到了行業頂級配置。
當在實現策馬奔馳之前,還有一個關鍵條件就是,在團隊協作上雙方要捏成一個拳頭,這其中還有很多方面要磨合調理。
原來企業的核心宗旨以“搞錢”為主,混改后則要以"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為主,這一切換必然會牽動企業的理念、風格、管理也都做出改變。
混改不是一場婚禮,而是一場婚姻?;槎Y可以裝點和粉飾,婚姻要求追求真相,其中必然要涉及兩種習慣、兩種理念的融合。
簽約握手的一瞬間,未來的一切都是美好的,但這個美好是儀式性的、轉瞬即逝,而過日子需要耐心和包容。
強強聯合往往是從外面看起來的效果,環保行業炒出來這些CP,最后能不能過得下去、過得好還是個問題,也有待觀察。
我想“過得下去”是可以的,因為主導混改浪潮的是大環境;而“過得好”是個很值得觀察和研究的課題,青山研究院會對這個課題保持關注。

時代趨勢、浩浩蕩蕩,究竟是"國進民退"好還是"民進國退"好已經沒有討論的意義了,重要的是讓環保事業能夠進行下去,不管是解決民企的債務問題還是達成國企的戰略協同,混改都會在這一大的宗旨下寫進環保產業的歷史。


07

結  語

碧水源浮沉20年的啟示


回顧碧水源20年間的浮沉起落,感觸良多。20年間,碧水源從創業板傳奇走向了央企子公司,創始人文劍平從不惑之年走到了耳順之年。
我們無從評價企業一路走來的對錯,也無從臧否企業家經營管理的高低,更應該從中吸取經驗、獲得啟示。
很多時候,我們更樂于關注故事最精彩、最跌宕的高潮部分,但其實高潮前的那段平靜才是最重要的、最有力量的。所以,當我們回過頭書寫我們自己的故事時,更應該專注那段平靜期的積累。
從創業的角度看一家企業,單從失敗和成功去看是膚淺的,因為當我們深入下去會發現一家企業的浮沉起落很大程度上是時代的投影,我們回溯歷史并從中找到投影的邏輯和規律才是最應該做的。
把握機遇、順勢而為是過于樸實的結論,深猛扎根、提升認知、勇于探索才是我們最需要的。
就創業和企業經營而言,發展的路線一定在可控因素和不可控因素中展開,我們所能做的就是盡可能多地把握可控因素,比如現金流。
企業的戰略方向是件很難的事,沒有誰能保證絕對走對,但排除干擾是提升決策效率的關鍵。
這篇文章到這里就寫完了,但總覺不能詳盡,也不可能詳盡。
人世有代謝,往來成古今。一代創業者開始陸續退場,但"中華不碧水,吾輩誓不休"的精神值得永久傳承。


來源 | 青山產業評論
作者 | 山少爺
編輯 | 匡宋堯

特此聲明:
1. 本網轉載并注明自其他來源的作品,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
2. 請文章來源方確保投稿文章內容及其附屬圖片無版權爭議問題,如發生涉及內容、版權等問題,文章來源方自負相關法律責任。
3. 如涉及作品內容、版權等問題,請在作品發表之日內起一周內與本網聯系,否則視為放棄相關權益。

国自产精品手机在线视频,天天做天天爱天天爽天天综合,欧美视频一区,亚洲 欧美 中文 日韩天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