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環聯網  郵箱
智能模糊搜索

智能模糊搜索

僅搜索標題

一座天子嶺,半部填埋史!

分類:固廢觀察    發布時間:2022年9月14日 8:57    作者:固廢觀察公眾號    文章來源:固廢觀察公眾號

文章轉載于:環衛科技網
作者:ivy

從這份核準登記文件看,天子嶺填埋場生態治理工程建設單位為杭州市環境集團有限公司,投資總額約1.75億元。

筆者通過環衛科技網數據平臺查詢后發現,早在2021年8、9月間,天子嶺填埋場生態治理工程就已進行過一次“場地調查服務項目”招標,彼時中標單位為浙江大學建筑設計研究院有限公司、杭州市城鄉建設設計院股份有限公司,中標金額約1390.54萬元。

2021年11月4日,杭州市環境集團還召開了一次天子嶺填埋場生態治理專題會,中科院院士陳云敏發言時明確了堆體滑移、水土污染、臭氣三大災害治理方向和重點,對封場后氣體利用、滲瀝液減量預測、場地利用、局部開挖篩分等四方面提出建議。

看來,天子嶺填埋場生態治理工程醞釀已久,各項前期工作也一直在有條不紊的推進中。

▼2019年,遙望天子嶺垃圾填埋場(圖片來源:浙江大學官網,發布者:劉永杰)

1

天子嶺往事

說到“杭州天子嶺生活垃圾填埋場”,環衛圈的新人或許不明所以,但對于上世紀80、90年代進入環衛行業的“老人”來說,該場可謂如雷貫耳!

天子嶺生活垃圾衛生填埋場位于杭州市北郊半山街道石塘村天子嶺山的青龍塢山谷,是全國首座符合原建設部衛生填埋標準的大型山谷型垃圾填埋場。

所謂的“天子嶺垃圾填埋場”實際是天子嶺第一、第二兩座垃圾填埋場的總稱,兩場分別被簡稱為“一埋場”和“二埋場”,下文中我們將會繼續沿用。

一埋場最早,設計于1987年,這個時間甚至比我國首個垃圾衛生填埋行業標準《城市生活垃圾衛生填埋技術標準》(CJJ17-88)的頒布時間還要早一年,現在看頗有“摸著石頭過河”的味道。1991年投入使用,2007年填滿封場并實施生態覆綠工程,16年間共計處理垃圾900多萬噸。2010年3月建成天子嶺生態公園并對外開放。

一埋場垃圾基本壩壩頂標高65m,為碾壓堆石壩,基本壩以上部分以垃圾進行堆壩,采用1:3外坡堆積垃圾堆體,設計垃圾最終填埋堆積標高165m,設計計算填埋庫容600×10^4m3。該垃圾填埋場設計服務年限13年,1991年4月正式投入運行,2004年服務期滿。

為防止垃圾滲濾液污染下游地下水,設計在調節池下側截污壩下部采用以帷幕注漿為主的垂直防滲措施,經過近10年對地下水的監測,垃圾滲濾液未對下游及周邊地下水產生明顯污染,防滲效果較好。滲濾液采用低氧-好氧活性污泥法處理。

該工程先后被建設部、國家環保總局、國家科委評為示范工程及優秀工程,并在全國推廣,影響深遠,包括濟南市首座生活垃圾衛生填埋場在內的全國眾多衛生填埋場的垂直防滲均采用了帷幕灌漿技術,至今效果良好。

二埋場是在一埋場工程成功的基礎上結合國內外先進填埋技術建設的,2003年12月開工,2006年12月竣工,這個時間剛好與一埋場填滿銜接上。

二埋場的修建地址位于一埋場下游向西440米,相當于一埋場的擴建,占地約1700畝,總庫容為2202萬立方米,可消納城市垃圾2405萬噸,日處理垃圾1940~4000噸,工程服務年限24.5年。工程投資概算8.2億元人民幣,其中利用世界銀行貸款930萬美元。

主要建設內容為管理區、污水廠、垃圾壩、庫區防滲系統、平臺道路系統及其他附屬設施等;管理區采用先進的計算機測控系統網絡對整個生產過程進行監控、管理,實現分域管理、權限管理、資源共享;庫區防滲系統采用國際領先的垂直與水平相結合的綜合防滲技術,垂直防滲繼續采用帷幕灌漿,水平防滲采用雙層高密度聚乙烯(HDPE)土工膜和復合GCL膨潤土復合防滲系統;填埋工藝按計量、傾倒、推平、壓實、消毒、覆土流程作業。

污水處理廠承擔新老二個填埋場污水的處置,設計規模日處理污水1500噸,采用“兩級加壓生化+氣浮”的處理工藝,出水采用在線監測,出水水質執行《生活垃圾填埋污染控制標準》三級標準,納入市政管網。

除了規范的各種防滲措施和大規模的滲濾液處理,天子嶺垃圾填埋場還填補了國內另一個“空白”——利用國外資金和技術建設了國內首個垃圾填埋場沼氣發電項目。


據當時的媒體報道,1996年3月,天子嶺垃圾填埋場與一家加拿大公司簽訂了合作開發利用沼氣合同。1998年4月,沼氣發電廠正式動工興建。一期工程總投資350萬美元,安裝兩臺發電機組,每臺發電功率為970千瓦,二期工程將再增加4臺機組,計劃建設規模為4~6兆瓦。

報道原文表示,杭州“天子嶺垃圾填埋氣體發電”項目不僅有明顯的環境和經濟效益,也對城市垃圾處理實現無害化、資源化、能源化有著重要的開發利用借鑒的現實意義。時任原建設部副部長的趙寶紅說,天子嶺垃圾氣體發電項目填補了國內氣體發電空白,國務院已將這一項目列入“中國21世紀議程”。

天子嶺垃圾填埋場的設計、施工、運維及其在滲濾液處理、沼氣發電等方面的一系列創新,堪稱是中國生活垃圾衛生填埋技術發展史的一部“縮影”。

在1990年代前后,國內先后建成了上海老港生活垃圾填埋場、蘇州市七子山生活垃圾填埋場、濟南市生活垃圾無害化處理廠等一批大型生活垃圾衛生填埋設施,導引著中國生活垃圾處理進入“衛生填埋”新時代。而在那之前,我們的生活垃圾還只能簡單堆放、簡易填埋,甚至直接傾倒入河流、海洋。

可以說,生活垃圾“衛生填埋”是國內首個徹底改變全國生活垃圾處理現狀的新技術,地位絕不啻于后來風行的垃圾焚燒發電。

2

天子嶺的未來?

從1991年到2020年,包括一埋場和二埋場在內,整個天子嶺垃圾填埋場總計處理生活垃圾近3000萬噸。隨著杭州市生活廢棄物管理轉型升級,杭州市生活垃圾處理逐漸形成“焚燒為主、資源化為輔、填埋為保障”的新格局。2020年12月16日23時58分,隨著最后一張覆蓋膜的密閉完成,天子嶺垃圾填埋場正式結束填埋主力的角色。

 ▼020年12月16日23時58分,一個值得銘記的時刻(圖片來源:杭州市環境集團官網)

然而,這并不代表天子嶺填埋場已徹底“退役”,圍繞垃圾填埋展開的滲濾液處理、沼氣發電、環境監測以及各項治理、維護工作,依舊要延續數十年之久。國內所有的垃圾填埋場莫不如此。

那么,不再填埋垃圾的天子嶺垃圾填埋場未來會是什么樣?

2021年3月,在《杭州日報》上,杭州市環境集團工作人員表示,天子嶺“將高標準實施填埋場生態治理,把天子嶺園區打造成全國高標準大型綜合填埋場生態治理示范工程,結合環保工業旅游基地、環保教育宣傳基地功能,建成大型綜合環保教育基地,化鄰避為鄰利。未來,天子嶺的發展將融入半山國家森林公園,成為大城北綜合開發建設的有機組成部分,讓人與自然和諧共生”。

這無疑是國內所有生活垃圾衛生填埋場的最佳愿景,更令填埋場周邊居民無比期待!

因為,垃圾填埋場在為城市做出巨大貢獻的同時,也讓附近居民困擾不已!

▼天子嶺填埋場除臭裝置(圖片來源:杭州市環境集團官網)

2021年,已不再填埋原生垃圾的天子嶺填埋場還是登上了第二輪中央環保督察的“頭條”。

在第一輪中央環保督察中,周邊群眾已對天子嶺垃圾填埋場臭氣擾民問題反映強烈,雖然有關部門做了一些工作,但在第二輪環保督察時仍發現“填埋場滲濾液處置生化工段廢氣收集處理效果不好,存在無組織排放,惡臭問題突出”。

為此,天子嶺垃圾填埋場采取了多項治理和改進措施,包括對污水廠(一期、二期、三期)處理工藝段密閉,提升滲濾液處置生化工段等廢氣收集處理效果;對餐廚一期、廚余一期廢氣處置設備進行更新改造,進一步優化提升工藝流程,提高設備、廠房的密閉性;新建1臺火炬(5000立方米/小時);持續做好覆蓋膜巡查修補及沼氣收集管網維護,保持填埋場自然沉降期間氣體密閉收集及處理正常運行。同時加強了治臭精細化管理,進一步提升園區內所有項目規范化運行水平,持續優化填埋庫區和配套區域氣味管控措施,合理調度垃圾運輸車輛,減少臭氣無組織排放。

然而,上述措施或許可以“治標”,但卻不能治本,反而進一步凸顯了垃圾填埋場實施生態治理的必要性和緊迫性!

雖然暫時還不確定天子嶺填埋場生態治理會采取什么方式,但是筆者推測或許不會走大規模“開挖-篩分-焚燒”路線。一是開挖過程中的臭氣、污水等潛在環境風險、社會風險難以估量;二是天子嶺的驚人體量,這里有3000萬噸垃圾,如果開挖可能需要天文數字般的投資!以近日環衛科技網發現的河南省三門峽市一座僅填埋著130萬噸垃圾的填埋場治理工程為例,該場采用“開挖-篩分-焚燒”方式,須投資3億,換天子嶺呢?

寫到這里,筆者忽然想起前段時間去濟南市生活廢棄物處理中心參觀交流時碰撞出的一個觀點,“填埋場里埋藏的不是‘垃圾’,而是一座城市的‘歷史’以及我們與我們的父輩和祖輩的記憶,我們半生中丟棄的物品都沉睡在填埋場內。總有一天,它會成為我們研究城市發展史的最佳樣本”。


▼站在“銀山”上眺望“金山”,已是郁郁蔥蔥。這是濟南市黃河以北唯二的兩座“山”,山中埋藏的則是全市30年的“記憶”(圖片來源:本文作者)

所以,我們為什么一定要把填埋場挖開、并把挖出來的東西燒掉呢?何不讓他們繼續沉睡?直到我們需要他們的那一天?!

來源 | 環衛科技網
作者 | ivy
編輯 | 匡宋堯

特此聲明:
1. 本網轉載并注明自其他來源的作品,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
2. 請文章來源方確保投稿文章內容及其附屬圖片無版權爭議問題,如發生涉及內容、版權等問題,文章來源方自負相關法律責任。
3. 如涉及作品內容、版權等問題,請在作品發表之日內起一周內與本網聯系,否則視為放棄相關權益。

国自产精品手机在线视频,天天做天天爱天天爽天天综合,欧美视频一区,亚洲 欧美 中文 日韩天堂